蘑菇影视app官方网站

下午3点50,这盘棋刚刚下到110手,由于之前用时过多,李襄屏这边很快就要进入读秒了。

而就在即将读秒之前,老施突然对李襄屏开口:

“襄屏小友”

“啊?定庵兄何事?你是想好下一手落在何处吗?”

“呵呵这次不是落子,我却是在此时,突然想起后世那机器,我发现在弈道中,至少有一点咱们还是比它强啊。”

“啊啊?定庵兄是说狗狗呀,那你说说,咱们什么地方比人家强了?”

“比如今日此局面啊,襄屏小友可以想想,要应对今日此局面,那咱们是不是比那机器强多了。”

李襄屏先是一愣,愣过之后他很快醒悟过来,醒悟过来他大乐:

“哈哈有道理啊,太有道理了!定庵兄真有你的”

老施这话那还真没毛病,在围棋当中,那人类还真的有一个方面比狗狗强。

而“这个方面”,那当然就是指应对今天这个局面“方面”,在这一领域,那人类却是要比狗狗强太多太多。

不,也许不能说人类比狗狗们强,只能说在这一领域,那狗狗还完是个小白啊—–

阳光、鲜花与美人

至少在李襄屏穿越那会,狗狗完不会这门技术,是这一领域的标准小白,这才显得人类被狗狗强。

而李襄屏说的这门技术,资深一点的棋迷当然都猜到了,这指的是人类特有的逆转技术,“搅”的技术。

狗狗们为什么不会“搅局”呢?这其实就和它们采用的算法有关了。

就以今天这盘比赛为例,下到目前为止,由于李襄屏前面连续几步不知所云的棋,可以说白棋的局面已经大差,局势已经非常危险。

嗯,以上也是人类特有的语言,人类也只能这样判断。

然而换成狗狗来判断的话,那人家就不是这样了,人家是可以“量化”的,它也许会认为白棋的获胜概率只有20甚至更低了。

嗯,“量化”这玩意可是个好东西啊,看上去很高大上逼格满满的样子,尤其是近代从西方传过来的所谓“科学思维”,更是把‘量化’作为评判很多事物的标准,一样东西假如还不能“量化”,那就被认为是蒙昧的,还处于混沌阶段,而一旦能够“量化”,好像就立刻变成逼格满满的“科学”—–

在很长一段时间,咱们国家的中医被攻击得那么惨,这个不就是主要原因么?

嗯,李襄屏就一下棋的,并且他还只是个高中生,因此他也无意和人争论中医孰好孰坏,只不过在他内心吧,说句实在话,他是真心看不起那些大肆诋毁中医的人—-

像那些人鄙视中医那样鄙视那些人。

为什么这样说呢?因为那些人坚持的所谓“科学思维”,那是几个世纪之前的老古董了,根本无法解决这世上绝大多数事情,还在把那玩意当做圣典,坚持把“量化”作为评判很多事物的标准,这其实就只说明一件事:

拥有这种思维的人,那说明他的“科学素养”其实有限的很,基本还处于一个相当低的水平。

李襄屏虽然是个纨绔吧,但他好歹是个新世纪的纨绔,所以他是真心认为自己有资格鄙视这些人。

貌似扯得有点远,还是回到围棋,李襄屏为什么会对“量化”不是那么太当回事呢?围棋ai出现之后,也许就能说明一点问题—–

从一代狗“阿法狗”刚问世的时候开始,人们就发现一个问题,那就是狗狗不会应对劣势局面,尤其是形势差到一定程度后,那它貌似就更不会了,很多时候它只会一招,那就是“打将”,频繁的“打将”。

一开始大家还觉得奇怪,还认为是一个小bug呢,后来才发现不是,这种情况是由它的算法决定——

由于狗狗是基于胜率在棋盘上找选点的,那么在形势已经不利的情况下,比如今天这盘棋,白棋的胜率已经低到20以下了,棋盘上貌似再也找不到一个点能提升白棋的胜率了,那么狗狗会怎么做呢?

那它当然就只能“打将”,持续的“打将”,一直打到地老天荒。

因为在围棋中,也只有“打将”这种手段,能维持和上一手一模一样的胜率了,所以在狗狗们眼中,这是胜率最高的下法呀,算是当前局面下的最佳选点,导致它没完没了“打将”下去。

这种在人类看来非常小的问题,甚至不是问题的问题,在狗狗那里能很好解决吗?

实话实说,李襄屏绝对没有那些狗狗铁粉们那么乐观,这个问题真没那么容易解决。

因为这并非那种简单打个补丁的事,而是涉及到围棋ai算法的基础,修正这个,其实就是动摇算法的根基。

其他不用多说了,在真实历史中,从一代狗到三代狗,还有其他各种各样大大小小的洋狗土狗,至少在李襄屏穿越之前,其实就一直没能很好的解决这个问题。

嗯,李襄屏虽然不是计算机专家吧,他也不是太懂狗狗们的算法,但是他好歹懂棋,也正是因为他懂棋,所以他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大家:

即便是最高水平的“阿法元”,假如它陷入不利局面的话,尤其是那种胜率过低可能达到它临界点的不利局面,那么它在这之后的招法,其实也就是一坨屎。

它虽然不会像一代狗那样频繁打将了,但李襄屏认为,这其实只是人类给它打了一个自欺欺人的补丁而已。

为什么要说是“自欺欺人”呢?打个比方,比方说在一代狗“阿法狗”时代,当它的胜率降到30以下后,它就开始发疯,开始频繁“打将”了,那么等到三代狗“阿法元”,人类可能调整了它的临界点,让它在胜率降到10甚至5以下才开始打将。

然并卵,其实你只要认真分析它的招法就知道,其实三代狗和一代狗一样,从30开始,它的招法就已经是一坨屎了。

虽然不是“打将”,但却是和“打将”差不多一样臭的棋。

这当然算是一种自欺欺人了,一种具备一定隐蔽性的自欺欺人。因为你要识别这种欺骗性,你不能只看到“打将”,还必须具备更高一点的围棋水平。

说到这李襄屏又想插一句题外话了,其实在近代产生的这种所谓“西方科学”中,类似的“自欺欺人”相当多。

还是拿刚才的中医西医说事吧,李襄屏举一个上辈子发生在他身边的真实故事,也许就能比较好的说明这个问题。

他家老头子曾经供职于国内某家大型央企,后来虽然自己出了干了,但在里面也有不少老同事和朋友。其中有两位老同事—-就是李襄屏要称呼人家为“伯伯”的那种,和李远湖关系相当不错,因此李襄屏对他俩也算熟悉。

这两位“伯伯”不仅年龄差不多,并且差不多在同一个时期,(差不多就在2000年左右)检查出相同的一种病,也就是那种常见的糖尿病,并且在最开始的时候,严重程度听说也差不多。

只不过其他都差不多吧,两人的身份却是有较大差距,其中一位“伯伯”在患病时已经混成集团公司的中高层了,不仅收入颇丰,并且医疗保险齐。

而另外一位“伯伯”却只是位普通工人,并且在患病那会,他还只是一位“农民合同工”,只是因为手艺特别好才留在公司,因为这样,这在当年的时候他的医疗保险并不齐。

正是因为两人的这种差距,导致两人的治疗方法肯定不同。

那位高层“伯伯”当然没啥好说,天天胰岛素伺候着,精心护理,定时检查,并且时不时还传来他的好消息,说是各项指标开始正常之类。

而另外一位工人“伯伯”呢,在那年头当然就没有那样的条件了,只能吃一些便宜的中药,然后用传统的中医方式理疗。

几年过去了,那位天天传来好消息的“伯伯”病情开始加重,50岁刚过,就在单位办理了病退。

而那位工人“伯伯”呢,50多岁还活蹦乱跳,在几十层高的建筑工地上健步如飞。

最开始的时候,李襄屏还觉得奇怪,不是说指标都正常吗,怎么成这个样子了呢?

最后还是一位医生道破天机—-

划重点,这位医生并非中医,而是一位西医,这位医生告诉李襄屏:

“嗨,那些指标有啥用啊,都是骗人的,表面上看上去指标都有正常了,其实他的病根还在”

李襄屏恍然大悟,尤其是等他长大后见识过围棋ai,那他就更加恍然大悟了。

那位高层“伯伯”之所以病情加重,要怪就只能怪他的“科学素养”太差呀,居然没有看出那些指标的欺骗性。

假如他会下围棋就好了,假如他会下围棋,并且他能达到一定水平的话,那么他至少能够知道:

其实从胜率降到30开始,那么即便是最顶级的“阿法元”,它下出来的棋也是一坨屎。

Tags 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