芭乐app幸福宝

☆、o323_姐

我惨兮兮地回到裴峰时,现我姐回来了。虽然通讯经常有,但活人真是快一年没见了。

“哟,二弟,你看起来有点惨啊。”我姐说,“被老爹罚了之后听说还被小师叔加罚了?”

听什么说啊?云霞宗这八卦流传度真是优秀得让当事人心伤。

我坐到石凳上,脸贴着凉丝丝的石桌,有气无力地嗯了声。

姐:“你这干花样倒是也不错,我看着都心痒痒的。”

我扭了扭脑袋,下巴搁石桌上,眼睛看向她,听到她接着说:“二弟啊,我们来一段不伦之恋吧。”

我缓缓转头去看坐在一旁端着杯茶不动如山的老爹。

我姐挥手:“老爹不会管的啦。来,要跟大姐谱一曲恋爱赞歌吗?”

我长叹一声,坐直了身体:“我是一个纯粹的同性恋。”

姐:“你更喜欢裴森?”

怎么什么你都能扯到你们双胞胎的内斗上?我:“非逼我说实话。我对差着几百条代沟的……不感兴趣。”

甜美夏日清新脱俗美女白如玉

姐:“你省略了什么?”

我:“我现在很虚,不想被揍。”

姐一剑将我面前的石桌削了一片下来挑到我身上。

烦,又武力威胁,就跟你说我不吃这套。有胆你直接削我啊,你看老爹会不会抽飞你。

老爹在一旁缓缓喝了口茶。

☆、o324_猜到

我又将一边脸贴回到石桌上,然后将我姐挑给我的石片贴在另一边脸上——虽然我们住山顶,除了特别布阵的几处外,温度常年零下,但我现在还是觉得周身在冒火,热气散不干净,需要物理降温。

我姐凑过来戳我:“二弟啊,跟你说正经的,我们当一段时间的恋人呗?”

请问从哪个角度看这算正经的?

我不应,侧看她卖蠢。

她虎着脸:“你答不答应?”

我:“不。”在安有保障的前提下,我可是很威武不能屈的——什么,事后报复?呵呵呵,那她慢慢等吧。整个云霞宗都在老爹的保护范围内,而我别说出云霞宗了,连出裴峰的时间都不多。死宅就是这么的省心。

我姐瞪我。

瞪就瞪呗,我还怕人看不成?你要是不嫌眼睛累,你可以一直瞪下去。

我姐认输:“你为什么不答应?”她还委屈上了。

我懒洋洋地重新坐好:“要么,你直接从头告诉我是什么情况,要么这事你就当没提过。给你十分钟,十分钟后我要回房睡觉了。”

姐:“筑基期睡什么觉?你修士的素质呢?”

我:“被烤蒸了。”

我姐伸手摸我头——这些人怎么都对我的脑袋这么情有独钟?信不信我戴钢针头盔啊?——说:“好可怜。大姐给你做个按摩好不好?”

我:“说。”

我姐:“我觉得你好像已经猜到什么了?”

从我见到她到现在,她的表情真是一句一变。讨好的、故作暧昧的、怂恿的、威胁的、疑惑的、谴责的……

可变得再多也没用,我已经看穿了她的本质并猜到了她的目的。

☆、o325_邀请组队

我:“你以为我为什么会被小师叔罚?”虽然开始的时候小师叔并不是为了罚我。

我姐疑惑一会儿,然后她又疑惑了一会儿,我爹倒是先开口了:“他找你当搭档?”

我:“是啊,我觉得除非只是去看一眼,否则完没有可行性。所以拒绝了。说真的,小师叔的厌女症还能好吗?”

我爹:“不是厌,是怕,虽然他自己不管厌还是怕都不会承认。”

我:“其实我一直不太能想通,小师叔的心理问题很明显啊,为什么他顺顺利利地就到了化神期?”

我爹:“从结果来看,当然是因为那些问题都不是问题。”

我:“他是假在意?”

我爹:“不,在意是真的,不过,在意得坦荡,也一样不会成为心理束缚。修心不是只有修得心无挂碍这一条路,每一个人的道都是不同的,重要的是要坚持自己的道,甚至于,你可以将‘不坚持’当做一种道。”

我:“我不明白。”

我爹:“等你到这个境界你就明白了,现在先记着就好。”

啧,这话说的,就像‘等你长大后就知道了’一样哄小孩。

我姐举手:“意思是说,小师叔跟二弟说了玉和秘境的事,并且让二弟扮女人跟他一起去?”

我点头。

我姐:“哇,这消息居然没有传出来。”

废话,我们在冰洞里说的,本来就没人……哦,也不一定,如果正巧有人在附近修炼的话,听一耳朵也有可能,除非小师叔刻意屏蔽了声音传递……嗯,以小师叔好面子的风格,这手屏蔽还是有可能做的。

我姐:“那么你已经知道前因后果了,跟我组队吧。”

我表示,除了玉和秘境及其公开的皮毛资料外,我什么都不知道。

☆、o326_五组

我姐挠头:“解释起来很麻烦啊,小师叔跟你说了多少?我听听再往下说吧。”

我:“小师叔跟你一样嫌麻烦,连玉和秘境这个地方都是我自己猜出来的。我对状况一无所知,请你从头开始讲。还有,我对玉和秘境的了解也仅限皮毛,有什么筑基期看不到而这次行动又需要的资料,请你也一并讲了。”

“我哪知道筑基期能看到多少资料。”我姐嘟囔,然后叹气,“好吧。简单说来,玉和秘境据说出了一件宝物,为了知晓这件宝物是什么,以及当确定这件宝物对本宗有价值后能拿回它,云霞宗决定让弟子进去。”

我:“也就是说,现在根本还不知道宝物是什么,甚至都不能确定有没有宝物?”

我姐:“对。消息是玉和秘境自己放出来的,十大和散修联盟都接到了请帖,可能部分二流门派也有听说,不过他们能不能自己混进去就不知道了。这网撒得挺大。估计宝物是真有,但玉和秘境也很可能是想借着这宝物获得些什么。”

我:“拍卖?”

我姐:“不知道。”

我:“什么都不知道,别人放个信息我们就急吼吼地去……”

我姐:“所以说,为了面子和安,不能大张旗鼓地去,要走精英路线。初步决定是要派五组情侣去,两组真,三组可真可假,其中一组真的和一组假的在明,剩下三组在暗,而这三组中又还有一组算机动,必要时候可以由暗转明,具体哪一组转,到时候具体看。小师叔和他的搭档,我和我的搭档都是在暗的组,占假名额,在明的假名额被大师兄占了。”

我‘咦’了一声:“大师兄也去?这是不是表现得太看重了?”

我姐:“你对‘未来掌门’这个定位是不是有什么误会?对于可能重要但又不适合表明很看重的事情,本来就是大师兄最适合去啊。包括完不重要的事情,他去也没问题啊。再怎么说他也还是晚辈弟子,也是要保质保量做任务赚贡献点的。‘协助管理宗门’可不会计入他的任务完成次数里,那是他的职责,虽然贡献点不会少他的就是了。”

我‘哦’了一声,再次觉得大师兄真累,不知道他怎么乐在其中的,人与人的人生观价值观差真多。

☆、o327_玉和秘境

能被称为秘境的,都是与正常世界有着时空隔离的地方,并且其内部自成循环,独自造就一个小世界。

虽然叫‘小’世界,但其实有些秘境的内部空间并不小,有的甚至可以与本星修真界的总占地面积相提并论。

玉和秘境倒并不是那么庞大的世界,它是精致款的,里面的自然环境、建筑风格、文化传统等等,无一例外都是走精致美丽路线。

每一个秘境对外界来说都像是一个个房子,只有当房门打开时,外界的人才能进去。

打开房门的方式,可以是外界的人自己找到钥匙去开,也可以是里面的原住民主动打开门邀请外人进入。另外,暴力破门而入也是一种方法,不过这种方法,一方面要求实力,另一方面,以这种方式进入的会被秘境视为敌对方,秘境绝不会主动给予好处,于是想从秘境获得什么唯一的办法就是继续暴力,抢。

万欣秘境是采用第一种方式,撒了一堆钥匙出来,认识冰雕鬼后我猜他能开启第二种方式。

玉和秘境一直以来都只有第二种方式,外界的人尚没有找到过可靠的、可随意带人的钥匙。

玉和秘境并没有固定的开启时间,也没有固定的开启地点,开不开启看玉和人有没有看中的美人。

有时候人坐在家中,突然面前就冒出来一个美人,对你盈盈一笑:“公子姑娘与玉和有缘,不知是否愿意与您的恋人一起,到玉和一游?”

——这主要生在凡人界。玉和要是想在云霞宗玩这手,保证要撞在山壁上。而如果是对剑宗玩这个……太惨烈了,我就不脑补了。

玉和不能直接进入宗门邀请,但可以在宗外拦住某宗的弟子,递上请帖,邀请其宗门的某人。这请帖就算是钥匙了,可惜是一次性的,邀请对象也指名道姓地写在请帖上,旁人拿着也用不了,而且请帖的样式还经常在变化。

玉和的原住民无论男女都是美人,而被玉和邀请的人,同样无论男女都是美人——是以修真界平均颜值为基础衡量后的美人。比如说……

“你拿到了玉和的请帖?”我怀疑地看着我姐。我姐的颜值在修真界其实就只比平均水准稍高一点,打个感情分算七十五吧,我觉得够不上玉和的标准。

我姐眯眼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我诚实地说:“我怕你刚走进玉和就被扔出来。”

Tags :